> 新闻动态 > 道场新闻

范必萱:我所知道的周北辰

日期:2015-08-11 编辑:管理员

引 言

 

阳明精舍自创建以来,山长蒋先生按照传统书院的管理模式,坚持书院的读书、传道、讲学功能,使阳明精舍不仅成为海内外儒生谈学问道的道场,更成为儒门后学的精神家园。曾经在这里读书论学的后学们,有着家国天下的情怀,有着传承儒家文化的担当,他们擅长不同,性格各异,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。我在与他们共同接受儒家文化涵养的同时,也从他们身上学到许多优良的品质。然而,还有不少阳明精舍的后学,也各有成就,但因我在精舍时未曾与他们见面,此篇只好缺如,深感遗憾!

 

 

北辰是我在阳明精舍见到的第一位后学。

 

1999年初,我第一次来到阳明精舍。这时,北辰已经跟随蒋先生学习好几年了。那天我随蒋先生一行乘车来到精舍,在精舍大门前,有一位衣着浅色中式上装、戴着眼镜的年轻人伫立在等候的人群中。见我们下了车,他疾步从人群中走出,来到蒋先生跟前,恭敬地喊了一声:“蒋老师好!”然后便转身去搬卸随车带来的物品。看得出,他对这里的情况很熟悉。之后,客人们在庭院中交谈,他安静地站在一旁,只是倾听,也不插话。他不苟言笑,眉头微锁,好像总在深思。后来我知道他的名字叫周北辰,这次是特意从外地赶来拜望蒋先生的。

 

晚饭过后客人们都走了,感物厅里只剩下蒋先生、北辰和我。夜幕降临,蒋先生点燃蜡烛(当时精舍不通电),让我们围在小餐桌旁座谈。这时的北辰和刚才见面时的情境大不一样,十分健谈,接连向蒋先生提出了一系列关于儒学的问题。谈话中,北辰表示自己打算辞去公职,全身心投入儒家复兴的事业。我对此有些吃惊,因为我知道他有一份不错的大学教职工作。闪烁的烛光下,师生二人谈得十分投契,我只是在一旁聆听。他们谈了很久。那天,我深信自己见到了两位二十世纪最后的理想主义者!

 

 

周北辰名亚林,字北辰。生于1965年,祖籍贵州遵义。1987年毕业于贵州师范大学中文系,1990年至1998年在贵州师范大学任教。自1996年起,他师从蒋庆先生,并随蒋先生创办阳明精舍。

 

在以后的接触中,我对北辰有了更多的了解。他青年时期就有着强烈的文化情怀和对社会政治的关怀,这也是北辰走向儒学的动因。北辰自幼喜欢读书,照他的话说,那时读书只是喜好而已,并无功利目的。大学一年级时,他开始读四书五经,以后接触到新儒家思想。后来,他在新华书店看到蒋先生的《公羊学引论》,他说,这本书中的一句话深深震撼了自己:“蒋先生说‘公羊学的焦虑,是制度的焦虑。’这句话如同打通我的气穴,使我长时间振奋不已!”于是,他主动给蒋先生写信,终于在1996年见到了蒋先生。

 

2000年,北辰辞掉公职,到阳明精舍一边读书,一边管理精舍的基本建设。两年之后,为了生计,他离开了精舍,回遵义办了一家公司。

 

 


周北辰创建了深圳孔圣堂


在经营公司期间,由于他心系儒家事业,深感精力不济。2006年,他关掉公司,卖了汽车,毅然只身一人到曲阜建立儒家道场,成立曲阜儒家文化联合会,全身心投入儒家文化复兴的事业,并在全国各地传道讲学,开始了实现自己理想抱负的生涯。如今,北辰是深圳孔圣堂主事、曲阜儒家文化联合会会长、香港孔教学院教授兼深圳分院院长。他近年著有《儒教要义》、《儒商管理学》、《儒教知识问答》等书,发表了《中华文明的突围之路》、《走出意识形态的困境》、《论儒家社会主义》、《论夷夏之辩》、《论义利之辩》、《国民教育危机及其对治之道》、《儒家的贫富观》、《儒教现代改制的构想》、《儒教的二次突变与新儒教的使命》等论文。北辰除了在儒教复兴的组织化实践上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外,在学术思想上也取得了可喜的成就。

 


儒商管理学,周北辰著,中国发展出版社2014年版


多年来,北辰凭着他的坚韧与执着,在理想的道路上迈出了坚实的步伐。

 

北辰取得的这些成就,除了他的坚定信念,还得益于他有着厚实的古文功底和历史文化基础。我在整理阳明精舍资料时,曾看到他于1997年秋季写的一篇骈文——《阳明精舍序》。其文字内容对仗工整,声律铿锵有力。字里行间,抒发了他对中国历史文化的眷顾,表达了他对儒家文化事业无限向往的情怀。

 

我读后甚是喜爱,于是做了笔录,现抄录于下。


 

《阳明精舍序》

 

黔中蒋公,上秉孔子,下传阳明,包容汉宋,内圣外王。其为学也,阳明洞之幽古难比其端;其为德也,龙岗柏之参天足可落帽。王道难被,叹生民之多艰;圣贤遭谤,感人心之不古。遂振微言于绝境,畅大义于今世。公恶燕雀之喧嚣,弃尘世之繁华。为凭往圣,近倚龙场;造建精舍,笃志守道。嗟夫!春秋迭代,节士不餐周粟;人间末世,大道归隐山林。

 

维孔元二五四九年(笔者注:即公元1997年),岁在丁丑,三秋之初。辰随蒋公会于龙场圣地之阳明精舍。群儒咸集,长少有序。观山形水势,廓然有怀,咏而序之。

 

方离松径,忽见碧潭。极目处,烟锁云封;心旷时,雾雨空蒙。闻山气之清清兮,知圣地之未污;听山音之的的兮,识万物之有灵。嗟远山之苍苍兮,翘首指乎云天;俯绿水之渺渺兮,乘槎上乎星汉。面山之有大鹏兮,抟扶摇而上青云;临水之有玉盘兮,步蟾宫以折丹桂。紫云阙兮霞城,昆仑山兮玄圃;听素女兮轻歌,奏箫韶兮兽舞。地偏人善兮,草舍柴扉;聚散恍惚兮,蓼汀鹤渚。牧童横笛兮,村姑浣纱;三秋红叶兮,十里稻花。

 

武陵茅舍,鸡鸣犬吠之家;岳麓嵩阳,物我两忘之地。东面时来紫气,门前常过青牛。鹅湖圣会,此地有道范儒宗;白鹿幽洞,其间隐万世师表。阆苑蓬莱,济苍生高士可有灵药?良知公羊,担大道今贤重开儒门。握发吐甫,王者之风;箪食瓢饮,圣人之乐。融贯中西,张先生之文风;《论语》算盘,永庆公之韬略。谏迎佛骨,斥异端韩子何在?重塑圣像,弘道统蒋公其谁?

 

孔壁檀架,列圣人今古之书;紫竹宝筒,盛老杜风雨之笔。和风至兮,花香袭人;微雨来斯,燕斜纷纷。幽窗棋罢,池边听伯牙鼓琴;朱门半开,榻上有孔明高卧。煮梅酒以联对,问桃花而得诗;歌五柳而就菊,行曲径而通幽。杜康无消愁之功,东篱有怡然之用。孤馆春寒,鼎炉之茶烟犹绿;新芽初绽,枝头有融雪未消。秋听落叶,夏闻虫语。谈天说地,敬往圣而慕斯文;厚古薄今,品元学而责乱世。

 

诗酒琴棋,淡泊疏慵;湖畔清淡,乐以忘忧。农家浊酒,陶令闲话桑麻;谢公木屐,诗仙不厌敬亭。仙鹤去矣,岸沙爪印犹存;玉兔来兮,月影万古如斯。樊迟学稼,莫到此间;程门立雪,有缘得入。

 

郁郁龙岗,凄凄危亭。春去秋来,看枯荣之轮回;云开雾散,叹天地之无穷。山高路远,谁悲谪居之人?荆棘蛇虺,地欺他乡之客。八方周游,孔圣人列国不遇;洞穴遗爱,王文成南天课徒。居夷处困,地本无心;悟道边陲,苍天有眼。身兼三不朽,光照万代人。燕泥蛛网,轩室何陋之有?据乱升平,亭阁不乏君子。叔孙氏之制礼,儒与守成;燕昭王之筑台,招贤雪恨。《论语》半部,赵丞相临朝如流;罢黜百家,汉武帝文统天下。孟母择邻,以有亚圣;三武辟佛,休言未可。孔融非孝,以名教之日颓;贾谊过秦,因礼乐之俱废。天泉正道,王门无心科举;公车上书,儒生有意经邦。

 

朝云暮雨,峰翠霞红;画栋飞阁,绿波苍穹。嗟夫!江南千江水,王运已书汗青;云贵万重山,灵气咸归此地。堂上金炉,不断千年圣火;牌前玉盏,常明万岁儒灯。

 

呜呼!此情此景,斯文斯人,闻则鲜有不仰之慕之者,见则鲜有不好之乐之者也。

 

周北辰丁丑年秋于贵阳思贤山

 

北辰的才艺是多方面的。2006年秋季精舍组织“丙戌会讲”,闲暇时同道们聚集在一起弹琴奏箫。北辰也常常吹箫为大家助兴,获得众人喝彩。北辰对我说,他吹箫是跟着蒋先生学习的,这些年来没有间断过。每次到精舍,他都随身携带着自己的那支洞箫,有空就吹上几曲。

 

“丙戌会讲”期间,在一个风清月朗的夜晚,蒋先生带领后学们到鉴性湖畔赏月。北辰应众人邀请吹奏了他自己创作的《黄河秋色》。此曲如泣如诉,委婉深沉。当时我并不理解其中的含义,蒋先生解释说:“听了北辰所作的这首曲子,仿佛听到了中国文化一百年来的历史……”我才恍然大悟。我想,北辰此曲创作应当圆满,因为他有了蒋先生这位如此难得的知音!

 

 

但凡阳明精舍组织重要活动,北辰不论工作多忙,总是赶来参加。平时,他也利用工作空隙时间,到精舍向蒋先生请益。每每他所提的问题,都能获得蒋先生称赞并获得详细周全的回答。在我经手记录整理的录音文件中,北辰向蒋先生请益的专题就有不少。

 

在精舍,蒋先生经常对我说:“学问如叩钟,大叩大鸣,小叩小鸣,不叩则不鸣。”我不善‘叩钟’,但爱“听钟”。 我称北辰是一位善于“叩钟”之人。每逢北辰到阳明精舍向蒋先生请益,我都会放下手中工作,到现场旁听。那些“叩钟”的情景,我至今还记忆犹新。

 

2002年5月25日,雨后初晴,北辰到阳明精舍向先生请益。晚上,繁星满天,银盘高挂,奉元楼笼罩在淡淡的轻霭之中。性天园芳草清香,寒蛰低鸣。师生二人在园中曲径漫步片刻,便在圆丘的围栏边坐了下来。蒋先生见月朗风清,一时起兴,让我到屋内取出洞箫,与北辰一起和奏。那一刻,四野俱静,古调幽婉,远山传来布谷声声,好似与箫声和鸣。天地万物宛如一幅和谐美妙的画卷……

 

曲罢,北辰向蒋先生请教“儒家宗教性”问题,蒋先生详答不倦。蒋先生从宗教社会学的角度、从存在哲学的角度、从人类学的角度、从民俗学的角度、从神学的角度阐述儒家文化的终极关怀和信仰,指出儒家追求的“中和之魅”的理想是人类社会的最高理想。这次谈话,开始是在性天园中,夜深天寒,我们便转移至明夷堂屋内,一直谈到次日凌晨……

 

2002年6月末,阳明精舍奉元楼刚刚竣工,北辰又来到阳明精舍向蒋先生请益。繙经阁内书案古雅明净,楼外白云蓝天。此时清茶一杯,清风几许,山中论道,此乐何极!这一次,北辰向蒋先生请教的是有关“王道政治”的问题。蒋先生从王道政治的特质、历史与展望等不同角度,全面论述王道政治的三重合法性,指出王道政治就是仁政、德政,是阳光下的政治。后来,北辰说他获益良多。作为旁听者,我也感到受益匪浅。

 

2008年7月上旬,云盘山阴雨连绵,鉴性湖雾色空濛,阳明精舍格外幽静。4日中午,北辰冒雨前来向蒋先生请益。午后,在奉元楼繙经阁,蒋先生回答了北辰关于儒教“创世问题”的提问。蒋先生就儒家经典中关于“人格神”的观念和世界生成的论述,谈儒家“中和之魅”的特征,谈儒家信仰既强调超越神圣的“人格神”,又承认人的理智在认识宇宙本源上的作用。蒋先生最后总结说:所以,儒家的信仰才是最能够适应现代人的信仰。

 

蒋先生自从修建精舍以来,诸事繁杂,很少写诗。我在蒋先生的诗稿中,偶然发现了一首1999年正月于阳明精舍送北辰去北京圣陶学校任教的诗,现录于下,以见当时师生情谊之深厚,非时下学校师生关系之可比。

 

送周北辰之旧京

 

男儿立志出黔中,

烟雨苍茫锁乱峰。

他日相思回眸处,

盘山云冷抚孤松。

 

我喜欢听北辰“叩钟”。在北辰向蒋先生请益的过程中,我常常听到气势恢宏、余音袅袅的美妙“钟声”!

 

2015年4月写于合肥静心斋

上一篇:孔圣堂第六届少儿儒学班开学典礼隆重举行

下一篇:孔圣堂第五届(公益)少儿儒学班结业典礼隆重举行